新生仔猪静脉灌注营养液能够维持整体生长速率,但灌注7天后肠道重量降低52%,而门静脉吸收的亮氨酸量却增加30%(Burrin等,1994,1999),并且增加吸收的氨基酸主要是降低了动脉来源的氨基酸在内脏组织的利用,提示肠道重量降低50%不但不影响日粮养分的消化和吸收,而且增加他们用于生长的效率,这就从代谢角度为动物的补偿生长提供了合理的解释。

猪氨基酸需要可剖分为维持需要和生产需要,依据猪组织氨基酸与需要量的高度相关性,通过机体蛋白质的沉积量即可估算出氨基酸需要量和相应的iaap。例如,arc模式是以瘦肉组织中的氨基酸平衡为基础。

如前所述,
泌乳母猪调动它们储存的蛋白质提供氨基酸,用于产奶。然而,因为体蛋白的过度损失不利于存活,这一过程必须要有一个限制。因此,泌乳母畜可能无法合成足够的氨基酸来维持最大产奶。这个观点被以下结论证实:

消化道营养包括营养素的高效利用、肠道健康、机休整体健康的保障(a营养物质在消化道财转化、吸收与排出,b消化道营养与消化道发育、消化道健康互作,c食物-微生物——宿主间的互作,d消化道营养与机体整体代谢和健康的互作);

内部器官(即肝、肠道等)在哺乳仔猪阶段生长较快,而其他器官(如繁殖器官)在生长后期发育较快。由于每一种组织的氨基酸组成不同,所以日粮氨基酸的需要量也随组织的生长发育不同而不同。

张克英等通过研究比较体重接近的大长二元瘦肉型猪和我国地方品种雅安猪可消化赖、蛋+胱、苏、色氨酸平衡模式,结果表明,大长猪和雅安猪可消化赖、蛋+胱、苏、色氨酸平衡模式分别为100∶49∶72∶19和100∶78∶76∶21,这说明饲粮iaap因猪的基因型不同而异。雅安猪比大长猪需要更高比例的蛋+胱、苏氨酸和色氨酸。

此外,在泌乳奶牛的十二指肠中每天注射80 g 脯氨酸促进了乳蛋白的合成(Awad
等,2014)。因此,哺乳母畜日粮中需要足量的可合成氨基酸来最大化其产奶量。

消化道营养代谢是机体营养代谢的前提;

三、乳猪的消化酶系统发育

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1

由于氨具毒性并且可能对其他代谢(如组胺、硫化氢和同型半胱氨酸)有不利影响,因此过量摄入的蛋白质和氨基酸会降低胚胎和胎儿的存活率并减缓其生长。

4、 猪小肠微生物与氨基酸代谢

关于乳猪的蛋白质需要量及氨基酸需要模式,研究很多,争议也很多。本文综合了一些研究的成果,进行综述,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对乳猪营养进行充分思考。

n平衡试验是研究动物体内氨基酸平衡和氮利用率的一种有效方法。此法包括氨基酸扣除法和氨基酸添加法,二者的理论依据是饲料中氨基酸水平与猪生产性能之间的线性关系。氨基酸扣除法原理是依次从含全部氨基酸饲粮中扣除一定比例的某种氨基酸,观察扣除某种氨基酸后的动物反应,根据动物反应,综合确定动物限制性氨基酸,其中,fuller等就是以猪最大氮沉积为基础建立iaap。氨基酸添加法是在满足其他氨基酸需要量的前提下,对待测氨基酸从不足开始按梯度添加合成氨基酸至过量。美国ilinois大学baker等模式即以饲喂补充合成氨基酸的纯合饲粮所得到的数据为基础。

(1)向玉米-豆粕型日粮中添加1%的精氨酸盐酸盐可刺激泌乳母猪产奶并提高仔猪体重(Bruckental
等1991);

肠道微生物代谢改变修饰肠道中氨基酸供给模式,指导日粮氨基酸制式、日粮配制。

但是猪的生长发育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20公斤以下的仔猪和20公斤以上的生长肥育猪相比,不但其维持N需要占机体总N的需要比例有较大差异,而且在维持N需要的各种氨基酸间平衡模式也可能不同。前者维持N需要多消耗在肌肉本身的代谢上,后者则有更多的维持N需要消耗在非肌肉代谢功能上。这反映在20公斤以下猪必需氨基酸需要模式更接近胴体或猪乳的氨基酸组成比例上。例如,小肠脯氨酸可从日粮精氨酸、鸟氨酸、谷氨酰胺、天冬氨酸及动脉来源谷氨酰胺合成,猪的小肠是合成的主要场所(Murthy等,1996;Matthews,1993)。但哺乳仔猪肠细胞中由精氨酸合成的脯氨酸较少,仔猪断奶后肠道精氨酸酶诱导精氨酸合成显著增加,这就从生化机制上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脯氨酸是哺乳仔猪的必需氨基酸而不是断奶后生长猪的必需氨基酸(Chung等,1993)。所以套用生长猪的理想蛋白质模式应用于乳猪上,有待商榷。

有关保育仔猪iaap的研究报道相对较少。最近的一项研究以生物学效价相同的dl-蛋氨酸和蛋氨酸羟基类似物2-羟基-4-甲硫基-丁酸(2-hydroxy-4-methylthio-butanoicacid,hmtba)作为蛋氨酸来源,采用三种不同的方法分别估测仔猪真可消化含硫氨基酸与赖氨酸的理想比值,结果表明,8-26千克瘦肉型保育仔猪的最佳真可消化含硫氨基酸与赖氨酸之比的平均值是59.0%。

1、妊娠期的哺乳动物的氨基酸代谢

2、 肠道微生物

关于猪的理想蛋白质体系的评价指标也单一的生产性能向多方面发展,如氮沉积、蛋白质利用效率和免疫功能等。评价指标不同,氨基酸需要量不同,如生长猪达到最佳免疫状态或最大氮沉积所需要的氨基酸比获得最大增重速度所需的氨基酸多(Xiao
等,1999;Cline等,2000)。

结果表明,以生产性能和肉品质为指标,育肥后期猪的最佳总含硫氨基酸与赖氨酸之比低于nrc1998)的0.65,但若以最少脂肪沉积为目标时,其比为0.65。以最适n存留率和利用率为指标,必需氨基酸与非必需氨基酸之比是50∶50,在低蛋白水平的情况下,必需氨基酸与非必需氨基酸之比更重要,lenis等研究发现,必需氨基酸与非必需氨基酸之比可以提高到70∶30,且不会降低n利用率,这样,脱氨基的必需氨基酸被有效利用合成非必需氨基酸。

目前,
关于由泌乳期乳腺摄取的所有氨基酸的研究报道很少。由母猪乳腺摄取的支链氨基酸和精氨酸大大超过了它们在母乳中的产量(Ospinarojas
等,2013)。在乳腺上皮细胞中,支链氨基酸被分解代谢以形成谷氨酸、天冬氨酸、谷氨酰胺,而精氨酸则被精氨酸酶分解为脯氨酸和多胺(Corzo
等,2005)。因为多胺对DNA
和蛋白质的合成十分重要,由乳腺上皮细胞分解精氨酸从而产生多胺对新生儿小肠的发育有着重要生理作用。由于肠道可利用谷氨酸和天冬氨酸将脯氨酸转化为母乳中含量丰富的精氨酸,因此并没有出现精氨酸的碳或氮在母方与新生儿间所谓的精氨酸-脯氨酸循环中的净损失(Wu
和Jr,1998)。我们研究的另一个突出方面是,日粮甘氨酸的量比甘氨酸在奶中的产量多很多(表3)。哺乳母畜中甘氨酸是如何超出蛋白质合成被利用的仍然未知,但甘氨酸的代谢在调节产奶上可能起着重要的作用。这个假设需要试验数据来支持。

1、 消化道营养

各种酶活性不同,决定了需要什么类型的日粮;该生理阶段的发育重点,决定了其营养需要的差异。

2.2析因法

进入门静脉的日粮氨基酸和子宫摄取的氨基酸之间的差异可以为妊娠动物的氨基酸代谢提供有益信息(Wu
等,1996)。例如,每天2 kg
饲喂母猪的玉米-豆粕型饲料中含有的12.2%的粗蛋白质、日粮赖氨酸和色氨酸不能满足妊娠晚期子宫摄取的需要,日粮蛋氨酸的量恰好满足子宫摄取的量,其他所有必需氨基酸的量均超过了子宫摄取的量(表2)。丙氨酸、天冬酰胺、丝氨酸是仅有的、在膳食中的供给量超过了子宫摄取量的可合成氨基酸。其他非必需氨基酸(包括精氨酸、谷氨酸、谷氨酰胺、甘氨酸)必须由妊娠母畜合成来维持胎儿的生长发育。

肠道是生命的内在通道,肠道里的细菌数是人体细胞数的10倍,基因组是人体基因组的100倍;肠道中的营养素,是宿主也是微生物的营养,庞大菌群的生长和代谢,需要各种营养底物微生物载量,抗生素作用机制菌群利用营养素为肠道稳态、机体健康提供保障。

仔猪消化酶的分泌及其类型取决于仔猪的年龄、体重和日粮。虽然吮吸奶乳猪可以有效的分泌消化初乳和奶产品的消化酶,但其分泌消化更复杂的植物和其他动物产品的酶不足。随着仔猪的长大,其分泌消化植物和其他动物产品中复杂蛋白和淀粉的酶的能力不断加强。

2猪ip或iaap建立的研究方法简述

试验数据表明,妊娠母畜由于蛋白摄入不足,甘氨酸和谷氨酰胺合成不足,也会影响胚胎生长和后代健康(Li
等,2009;OQuinn
等,2002)。第一,为母鼠的膳食补充甘氨酸可防止食用低蛋白日粮的幼鼠的高血压和血管功能障碍。第二,对于食用12%粗蛋白质日粮的母鼠以及接受静脉注射乙醇的母羊,为母体补充谷氨酰胺可促进胎儿生长,同样可使胎儿存活于被注射猪圆环病毒II
型的母鼠中。其潜在的机制可能涉及抗氧化功能、免疫反应、酸碱平衡和蛋白质合成的改善(Foyer
和Paul,2012;Li 等,2009)。

5、 微生物菌体氨基酸组成

Stoll(1999)用同位素标记氨基酸测定了一些组织器官蛋白质合成的速度发现,肝脏和胰脏合成速度最快,小肠次之,大肠和肾脏较慢,肌肉和心脏最慢。Bregendahl等(2003)用一次性腹膜内大剂量注射稳定性同位素苯丙氨酸测定了断奶仔猪血浆和内脏器官在不同生理效应时间的FSR,也发现蛋白质合成速度以胰脏最快,大肠低于小肠。见表1。

2.1分析猪胴体的氨基酸组成

在临床,我们许多猪场在母猪(杂交瘦肉性)妊娠的第85~90日龄开始使用哺乳料,对此现在大家有不同的看法。随着母猪繁殖生理、病理、营养等技术的进步,今天我们从氨基酸的需求角度谈谈母猪妊娠期和哺乳期的营养需求差别。

氨基酸代谢过程中,微生物菌群变化,参与不同氨基酸代谢的微生物有特异性;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